维尔福:关于我在这的一切 (2)

发表于 2012-08-03, 最后更新 2016-02-12

接上一篇 [翻译]维尔福:关于我在这的一切 (1)


维尔福是与众不同的

这三十年间,我在许多公司中,在各种环境下工作着。我曾经当过软件顾问,还有杂志书看的作者。我曾经和一个伙伴一起工作,也在很多公司做过游戏。我搞过操作系统,驱动程序,固件,自然语言的解析,家用机,还有处理器的设计。我曾今在很多创业公司当过顾问,软硬件的都有;也曾经在微软、ID还有RAD。他们都非常的有趣,也从中学习到了很多的经验,他们其中的很多都是很辉煌的地方。总的来说,我见过很多技术公司在做什么。

维尔福是不同的。

Gabe告诉我就是这样的。当他90年代在微软的时候,他被任命去做一项调查,有关大家的电脑里都装了些什么。第二名就是Windows。

但第一名却是ID的DOOM。

一个由10个人创建的公司,在德克萨斯的梅斯基特,做出了一款软件,凭借着这软件,世界上最大的软件公司告诉他人类的基本生产关系已经被改变,他发现他们的公司管理制度已经被军方所采用,可以很完美的指挥1000人长途跋涉、作战。自从工业革命来了以后,管理制度又一次的被相应改变,他的目标就是把每个人都当做一个组件,在一个位置做着同样的事情,周而复始。

DOOM的成功让他变得已经不是一个案例,而是一个简然易见的事实。这样就很有必要再把同样的事情再做一遍;一开始几乎所有的资源都在执行着极具创意价值的事情。当DOOM发布的时候,成千上万的程序员和艺术家都可以做出一个类似(或者相同)的东西,但是其中的任何一个都没能如此的有影响力。同样,如果你是一个程序员,你可能有完美的能力可以写Facebook或者Google,再或者Twitter,甚至是一个浏览器,或者你绝对可以做出俄罗斯方块,或者愤怒的小鸟,甚至是其他任何一个很成功的软件。这只要花一点点的代价来完成它。所以,这就是重点,在互联网的时代,软件的传播几乎是0成本的,还具有强烈的网络效应,所以再次表明,第一个动手的人就会占有极大优势。

如果大量的资源现在都在做着一些最初的创作工作,对于传统的组织阶级结构有一点好处,他会计划的一遍一遍履行相同的事情,只会随着时间而增加。最重要的是一开始就启动你的项目,用不断的创新来使他进入一个积极地上升状态。阶级管理制度可不会帮助你来做到它,因为他的瓶颈就在于创意是通过阶级顶层的人,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期待这些人会有特别的想法,来让新的产品与其他与众不同。事实上,维尔福就是为了吸引各种天才,来完成初期的工作,给他们足够的自由空间来完成创作工作,让他们想呆下去。因此,维尔福其实完全没有前面说的那种阶级管理制度。

现在可以告诉你,内心深处你是不会相信最后那句话的。我第一听到的时候也绝对不相信。一个300多人的公司怎么可能没有正式的管理部门呢?据我观察到的来看,新人来了以后的六个月中,没有人会告诉他们该做什么,没有经理会跑过来给他们一些评审,所以这里没有类似晋升,或者工作名称,甚至没有固定的角色(尽管如此,但通过同事们的评估,如果干得好的话,就会慷慨的被加薪或者其他的奖励)。这是他们的责任,他们独享,来确定最有价值的资源-他们的时间-来确定在公司该做什么最有价值的事情,并付之于行动。如果他们决定他们该做什么了,不会有经理过来告诉他们可以走了,而是他们会自己把桌子搬到新的组里(桌子下有轮子,并且电脑安装在上面),并且开始新的工作。(很明显,他们要找到一个很好的位置,来很好的协调好两个组之间的工作。这只是一个现象,而不是规则,没有任何的强制规定)项目组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贡献者,编码,美工,关卡设计,音乐等等,包括那些组长们;这里没有纯粹的管理人者,构架师或者美工等职位。公司中的每一部分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立刻改变工作方向,因为没有这里没有经理会拴住他手下的人,不会重组,不会有预算。所以这里有一些事情,Gabe很迫切的想要做但没人去干,因为没有人会分配去做这件事。

相信最高的境界就是信任。信任在这里是普遍存在的。所有的维尔福源码都可以在Perforce中找到,任何人都可以看到,每一个维尔福的人都可以同步、修改。每个人只是在做他们觉得值得做的事情;Steam工作室就是一个例子。每一个员工都知道公司是怎么运转的,也知道他在干什么;公司对于每个员工来说都是透明的。不像其他组织,维尔福没有创建任何的公司障碍,他信任他们给他们足够的空间来创造出他们的价值。

要澄清的是,维尔福并没有神奇的飞出现实中的开发和发布产品。我们都是地球人,所以团队有时候会因为该做什么、怎么做而争吵(有些时候还会很激烈),但人们彼此之间都相互尊重,并且最终会达成一个共识。每当产品将要发售的时候,更大的压力和更严格的过程就来了,特别是当家用机的授权书将要截止的时候(PC上的会灵活很多,感谢Steam)。有些时候一些人或者组员在小路上徘徊,明显没有在工作,这时候就会有其他同事提醒他们让他们回到工作上来。

同样,不要认为人们会每天冒出莫名奇妙的想法,然后干各种奇怪的事情。如果一个程序员决定到一个空的房间然后开始变草帽,这是肯定不行的(如果他是想做一个工具,来让人们知道如何编织来卖虚拟的草帽这是允许的)。人们提交到代码到项目中,项目会自我管理;他们是组长,通过一些非正式的共识来选出,他们没有被贴上威望、金钱等标签,这都是暂时的-一个组长很可能就是下一个项目的工作人员。组长们对于其他人来说并没有特权,他们不能独自决定是否可以做一件对于项目有帮助的事情。每一个项目都会自我进行测试,按规定来登记,决定什么时候开会(不是很频繁),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,还有什么时候达到。每一个项目都是不同的。

很难相信他是这样工作的,但他就是这样。我想他就像一个进化过程-混乱不堪,那些效率低下的普通公司所不具有的-但是却产生了辉煌的结果,还能多东西根本没有机会看见日出,他完全被普通的阶级管理制度所遮蔽了。游戏会为他们自己说话-然后就有了Steam(对的,Steam也没有真是的管理层)。维尔福是一连串的成功,很多项目真正的开始动工,都是强有力的证据,证明创造性的人才是成功的关键,而且这些人所处的结构-维尔福的结构是很成功的。

所以,几乎可以这么定义,这里对于富有创意的人们来说,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工作场所。

(未完待续)